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皇甫玄

26

,裡麵散發著神秘的大道氣息,好像是裝著什麼?人影掠過速度之快,所經之處,風葉雖動卻不見身影,但即便如此,身後圍攻的眾人依舊緊追不捨,期間皇甫玄不慎被其中一人的攻擊擊中後背,一口鮮血噴出。白衣少女的轉身穩住身形,抬手擦了擦了嘴角。那幾人見狀,厲聲喝道:“皇甫家的丫頭你還負隅頑抗誓死不將寶物交出麼?”“那就休怪我等無情!”幾人放下的狠話,宛若樹葉飄風,舉足輕重,但少女恍若未聞,抬頭看了一眼幾人,諷刺道...-

刷刷!

幾道身影掠過,彷彿在追逐著什麼。

定眼望去,隻見一個身穿白衣的少女懷中抱著一個玄色的盒子,類似承裝卷軸一樣的木質盒子,裡麵散發著神秘的大道氣息,好像是裝著什麼?

人影掠過速度之快,所經之處,風葉雖動卻不見身影,但即便如此,身後圍攻的眾人依舊緊追不捨,期間皇甫玄不慎被其中一人的攻擊擊中後背,一口鮮血噴出。

白衣少女的轉身穩住身形,抬手擦了擦了嘴角。

那幾人見狀,厲聲喝道:“皇甫家的丫頭你還負隅頑抗誓死不將寶物交出麼?”

“那就休怪我等無情!”

幾人放下的狠話,宛若樹葉飄風,舉足輕重,但少女恍若未聞,抬頭看了一眼幾人,諷刺道:“幾位倒是捨得下臉麵聯手對付一屆後輩,說出去不怕讓人笑話?”

“無知小兒,天玄秘寶乃是無主之物,人人都可爭之,我等修士,自修煉起就是與天爭,與地爭,與人爭!”

“你有命拿到,也得有命護得住!”

“何來羞恥一說?”

少女眉眼一厲,“說得好,我是高估幾位前輩的臉皮了,”隨後輕笑一聲:“果真,樹不要皮,必死無疑;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玄,高看幾位了!”

“你!”

幾人被少女的這一番話氣得眉毛豎起,同時厲喝道:“好個牙尖嘴利的丫頭,此番定要給你顏色瞧瞧!”

“諸位,我等聯手,速速緝拿這丫頭片子!”

少女聞言,勾唇一笑,“諸位,可是打算秘寶的歸屬了麼?”

說完,還甩了甩手中的木質玄盒,朝著空中拋了拋,挑眉一副渾然不在意的模樣。

此言一出,幾人紛紛頓住,一時間拿不出主意。

還是先前那位反應過來說道:“諸位不要被其挑撥,拿到秘寶我等平分!”

還未待其他人有所反應,就聽少女搶先冷笑一聲說道:“嗬!”

“平分?”

“秘寶至此一份,爾等若想平分,怕是中了奸人的歹計!”

“那早先一直叫囂著要殺我的人,倒是躲在人群背後不見其出手,怕不是想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吧?”

“還是邱彼道人打的一手好算盤!”

那一直叫囂著想要擊殺少女的老者被其一番話氣的臉紅脖子粗,說道:“休要挑撥我等!”

“等拿到秘寶我等自有辦法不虧待任何一人!”

少女眼中掠過一絲殺意,冷聲說道:“那就看你們有冇有本事了,我雖年少,但想要從我手中拿走東西,也要看你們有冇有本事,有幾條命來拿了?”

少女殺意儘顯,幾人紛紛對視一眼,將其團團圍住,不給其任何逃生的機會。

少女絲毫不見驚慌,語氣森然,“既然如此,那就看有幾人能活下奪取秘寶了?”

“晚輩不才,總有幾分手段留下幾人的!”

眾人見狀也都清楚少女的實力手段,以一人之資,二百歲的年齡,登上仙境,可見其天賦的恐怖。

哪怕是在同級彆之下,也聽聞對方的戰績,渡劫斬真仙的凶名可是早早傳遍天玄界了。

一時間眾人都不想率先出手,成為那個螳螂。

畢竟秘寶雖好,但也要有命得纔對。

場麵一度僵持不下,直到少女暗中佈下的傳送陣即將轉移。

眾人紛紛回過神來,都察覺到了空間的波動,大喝:“一起出手,不能讓這小丫頭跑了!”

“必須留下她,否則後患無窮!”

少女見狀,暗罵:該死!差一點就要成功了。

傳送陣被打斷,空間撕裂,幾位真仙級彆的大能紛紛出手。

少女眉眼一厲,雙手結印,眼中殺意浮現,狠聲道:“既然如此,那就煩請諸位與我共赴黃泉!”

“給我陪葬吧!”

其中一男子見狀,立刻結印回道:“嗬,就憑你一個初入仙境的小丫頭片子?”

“老夫幾人出道的時候還冇有你呢?”

其中一個略顯陰翳的老頭說道,這幾人年齡資曆確實比少女大了幾輪都不止,在修仙界可是幾百年前就成名了!

其中還有修煉鬼道之人,招魂煉屍樣樣不落下的敗類,一直被修仙界所唾棄,冇想到現如今這幾人竟然湊在一起了!

少女冷聲道:“諸位妄稱名門正道,何時竟跟此等敗類走到一起,襲殺仙界後輩!”

這幾人都是真仙後期的修為,來到萬古之域不過是尋求突破的機緣,畢竟幾人成名已久,現如今恐怕壽元所剩無幾,走投無路之下才走到萬古之域。

少女不過是初登真仙境,目前還僅是初期,不論是境界還是人數上都不占優勢,況且,先前在獨闖秘境還留下了暗傷,現如今卻陷入此番絕境。

少女見狀咬了咬牙,不論如何都不能讓幾人白白拿到自己費儘心機得來的寶物!

這東西可是真正的萬古之域的神秘遺蹟,內裡絕對蘊藏著大機緣造化。

少女一邊雙手結印,一邊準備自己的逃生符,隻要破開一處,自己就能離開此處,倒是自己在重新回來,絕對讓這群人付出應有的代價。

此印是她為宗主首徒而被授予的秘印,名為帝殺印,是皇甫一族代代相傳至今,為一國之主方可使用的!

皇甫一族的也就是少女的父親,是上古五聖麒麟的後裔,此印也是皇甫少族長的憑證,之前在父親手中,在皇甫玄的境界高於皇甫昭之後便落入皇甫玄的手中。

這可是皇甫一族第一人族長帝神骨製作而成的,除了皇甫家的血脈之外,還需要獻祭自己的肉身的氣血供給才能催動,這代價可不為之不大。

一時間帝王之氣翻湧,無儘的威壓湧上,壓的在座一眾真仙境的眾人喘不上氣來,身體被禁錮,眾人心頭滿是驚駭,本以為對方乃是強弩之末,冇想到對方竟然還留有底牌。

這次算是栽了。

皇甫玄祭出帝殺印的時候便感覺周身氣血湧動,霎時間險些被抽空,被撕扯生疼的痛苦使得皇甫玄並冇有發現自己身體的異樣。

-怎麼來了?”季家老祖聞言冇有多說什麼,“我是被府中散發出的一道恐怖氣息引出來的,隨後在外界的雷火中迫不得已出手抵禦。”“經過老二的查探,異樣來自你院中。”季家老五,名喚季風。季風聞言,也是一陣苦笑,“夫人生產在即,我雖知外界有所異象但也不敢離去。”“您說的對,那道恐怖的氣息確實是自我府中散發出去的,準確的是自清兒體內發出去。”“但我也不知這是怎麼回事?”季家老祖聞言,點了點頭,目光嚴肅道,“既然如...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