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8章 王妃回府卷028

26

個世外高人。且他又是天靈狐真正的主人,蘇悅悅養了小月月這麼久,與它有了深厚的感情,看在這個層麵之上,這名白衣男子,應該會生出憐憫之心。此時,天靈狐又一把自他懷裡竄下地,直朝著躺在床榻之上的蘇悅悅悲傷的嗚咽。白衣男子終於似是下定了決心,揮揮衣袖,一根白色束帶快速的伸出,捲起床榻之上的小人兒,眾人再回過神時,蘇悅悅已到了白衣男子的懷裡,這團身影足尖一點,人已躍出門外,一陣風聲傳來,也將他的聲音給送了過...-

女子外套了一件寬大的帶帽披風,帽沿蓋住她大半張臉,隻能依稀看到柔美絕倫的下鄂形狀,她恬靜的立在門口,並未有要進來之意。

“你怎麼來了?”木晚靜一見,立刻搶在眾人之前奔上前來,接過她手中的小寶寶。

“孩子是無辜的,不要傷害他。”女子隻低低在木晚靜耳畔低語,轉身。

徒留餘香四溢。

眾人的注意力全部在小寶寶身上,所以,冇有人發現,女子的眼神,在轉身之際,透過一種朦朧的光芒,快速的在蘇悅悅身上掠過,帶著一種惆悵,翩然離去。

木晚靜神色清冷,低頭看著懷中的小寶寶,他也睜著星亮的瞳孔,突然衝著她微微一笑。

這樣的笑容,讓她突然有些酸楚不已,這是一個如此尊貴又如此美好的生命,隻是為何,他要是皇上的兒子?

蘇悅悅在她這一洗神的空檔,人已來至她的身側,一把搶過小寶寶,緊緊抱住,不發一語,隻是戒備的看著木晚靜。

唇角,也因為小寶寶的重新到來,而有了上揚的神彩。

軒轅澈見她得手,自然飛速上前,擋在了木晚靜的身前。

“你們當真不肯讓他留下來?”木晚靜揚眉,似是閃過一些無奈,絕豔的大眼裡,似是平靜無放一般,倒也未動怒氣。

眼見這二人的舉動,也能明白,他們是不可能將小皇子留下來,待在她的身邊。

她該如何說明,她這樣做,也並非全是出自於私心,想要報複?

如果就這樣貿然將小皇子送回皇宮,若是途中再出任何差錯,誰能保證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且皇上就一定會相信,這真是他的親生骨肉?自古帝王便是多情種子,他的心,可以為千萬個女人打轉,即使他迷戀你一時的美貌,也依然敵不過那宮內的規矩,老祖宗傳下來的規矩,帝王,天生便會讓癡情的女子一片愛戀付諸流水東去,見不到任何結果。也會讓原本最純真的女子,成為蛇蠍心腸,不計一切隻為留住自己身份與地位的惡毒女子!

她幾乎能預見,小寶寶被送至皇宮,又將經曆著怎樣的一種迫害。

她確實想利用小寶寶來達到自己的一些私利,可同時,這樣也是最好的保護小寶寶不受傷害的方法。

“我要帶寶寶回府。”蘇悅悅小身板一轉,眼下,無情門剛受重挫,她與軒轅澈若在此時強行抱走寶寶,絕非難事。

“你們兩個小鬼!遲早會後悔的。”木晚靜淺淺搖頭,“你們想過冇有,帶他回去後,你們又做何打算?他的親生母親,現在在皇宮內,隻怕是也麵對著未知的危險吧?現在再扔這樣一個重磅炸彈到她的身邊,讓她原本就心力交瘁的心,還要抽出大半來顧及這個小不點的安危?”

“不怕我會在姐姐身邊保護她,同時也保護小寶寶。”看著懷裡的小人兒衝自己張嘴直樂,蘇悅悅湧上滿滿的責任感,她現在有能力,一定可以保護好姐姐和寶寶。

軒轅澈卻陷入淺淺的沉默之中。

木晚靜說的,確是事實。

“這是他的宿命,既然投身於帝王家,他身上的擔子自然相較於普通人重得多,你冇有發現,較於一般的小寶寶,他很聰穎?本王既然找到了他,便有這個義務將他送回宮去,讓他與皇上哥哥骨肉團聚。”軒轅澈輕聲卻堅定的說道。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命。

這個小皇子天生便有著帝王之勢,讓他回皇宮,也不會是太壞的選擇。

木晚靜眸光之中,清輝流轉,“多說無蓋,究竟楊公公身後之人是誰,還未明朗,你的意思是,現在便放棄追查下去?”她的意思便是,現在這個時候送小皇子回去,並不是最佳時機。

從她的話語之中,軒轅澈能夠越發的感覺出來,她對自己與悅悅,絕無惡意,甚至是在為他們二人著想,她似乎想好了一切的結果,因此,才執意要把小寶寶給留下來。

“本王的意思是將小寶寶帶回瑞王府,那畢竟是王府,宮中之人,即使聽到何風聲,也會顧忌到本王的身份而不會輕舉妄動。”軒轅澈清朗的笑了,因為在木晚靜的眼裡,他所看見的仇恨似乎有越來越少的趨勢。

“如此甚好,希望你們的表現,不會讓我失望。”木晚靜點頭,狀似不經意的,朝蘇悅悅看去,隻見她正與小皇子互視著,各自咧開小嘴兒笑得正歡。

“如果可以,本王希望你能放下心內的仇恨,唯有這樣,你纔不會活得如此被束縛。那坐上帝位之人,他也有著太多的身不由己。”軒轅澈真誠的說道,“本王說此話並不是替父皇開脫,但他在位期間,的確是位仁慈的明君。”

木晚靜的眼內閃過一絲重重的嘲諷之意,並未答話。

明君?若真是位仁君,如何能做出奪臣妻這等不恥之事?打著愛的幌子,便可以肆無忌憚傷害所有的人?隻為了他那近乎絕望的愛?

若真是明辨是非的皇帝,又怎會聽信讒言,下令誅其九族?

這樣深切的恨意,並不是每個人可以做到灑脫隨性,不去管這些早已過去許久的仇恨,對有些人來說,那隻是過去,但對她來說,卻是曆曆在目,她永遠也無法忘卻的痛苦!

讓她放下?談何容易?

她木晚靜是個愛恨分明之人,若恨,必定恨之入骨,倘若愛了,也必定愛得深切!

“那我們可以帶寶寶離開了嗎?雖然我不喜歡你哦,但是也不想與你為敵。”蘇悅悅突然甜甜的問道,眨巴著大眼睛,看向木晚靜,的確,對她說不上喜歡,但是,似乎心中總有一種淡淡的情緒在左右著她,讓她對木晚靜,無法厭惡至深。如果不是那一次她對小寶寶的所做的事情,自己或許會慢慢的喜歡上她也不一定。

木晚靜走近她,看著她警戒的朝後退了兩步。

眼中,閃過一絲無奈的神色,在小丫頭心中的形象已經無法撫回。

“小丫頭,你覺得你有能力可以保護你的姐姐與他嗎?”伸出手,指了指轉過身來,對著她一臉興奮不已的小寶寶。

“這是自然,我學藝三年,就是為了自己不讓壞人欺負。”蘇悅悅自信的點頭,說這話時,不著痕跡的掃視了一眼軒轅澈,雖然二人現在的關係,似乎已經漸漸由一開始的劍拔弩張,到了現在的和平共處,這已是一個很大的轉變。但她的初衷確實是在軒轅澈的激勵之下,才下如此之重大的決心,留在了師傅身邊三年。“然後,保護我的親人也不受人欺負。”

她最後的那兩句話,讓木晚靜不由得點頭,露出一絲寬慰的笑意。“小小年紀,便懂得保護家人,是個好孩子。隻是,若想守護自己要守護的人,必須讓自己變得更強才行。”

蘇悅悅也認真的點頭,將她的話,聽進了心裡。

“那咱們明日啟程,回王府,這兒的一切,交給清風與煜塵來善後。”軒轅澈長舒了一口氣,要讓那背後之人現身,一時半刻還想不出好法子,眼下回王府再從長計議,是權宜之計。那楊公公在宮中,近段時間定是也不敢再有所動靜,既然此事在他這兒已經擺在了檯麵上,他也不需要跟他再虛以委蛇了。

“一路小心,我相信楊公公回宮後細想整個事情,便能知道,你對他說小皇子死在了他發出的大炮之下,會太多可疑之處,想必不死心仍然會弄出些什麼動靜來。”木晚靜在蘇悅悅抱著小寶寶上了馬車之後,悄聲遞給軒轅澈一個竹筒,說道,“今後若是遇上什麼事情,將這個無情門獨門的煙火信號帶在身上,收到訊號我便會前來相助。”

軒轅澈朝她抱拳:“多謝!”

木晚靜嫣然一笑。

像極了天際的晚霞,迷人至極。

看著馬車漸漸遠去,木晚靜水漾的眸子裡,漸漸湧上落寞。

身後,響起一聲沉重的歎息,也似是釋放。

“你捨不得?”木晚靜並不回頭,知道來人是誰,隻是將眼神,掃向了遠處。

“不曾有過交集,何來不捨一說?”身後之人溫婉的說道,極力的掩下心內的那種慌亂,“晚靜,放下仇恨,是對的。”這世上的事,冤冤相報何時了?

“你當真認為,讓他們回瑞王府,是放下了仇恨?”木晚靜唇角扯出淺笑,“我要報仇的心,是任何人也不可能改變得了。”

身後的人唯有怔在原地,久久不無語。

馬車載著軒轅澈一行人,飛速行駛在回瑞王府的官道之上。

之所以選擇官道,是因為料定楊公公定不會如此善罷甘休,不妨大大方方走官道。

小寶寶坐在馬車上,圓溜溜的大眼睛,不住的朝窗外張望,胖嘟嘟的小手,還不時的抓著蘇悅悅的手,指向窗外,示意她看著那飛速掠過的美麗風景。

“寶寶,這幾天你跟誰在一起?”蘇悅悅突然憶起那個抱著小寶寶突然出現的女子,即使看不清麵容,卻讓她有一種莫名的熟悉之感。而且,對於無情門,她們似乎瞭解的還不夠。

小寶寶眨巴著大眼睛,“姨姨。”卻是出聲喚她。

“你平時不是挺能說的嗎?現在問你正事,為什麼又隻會叫我了?”蘇悅悅一臉的挫敗。

小寶寶聽出蘇悅悅語氣之中的指責之意,不滿的嘟起唇,對準她的粉嫩小臉蛋兒便伸出小爪子摸了上去。

軒轅澈見自己的小娘子馬上又要遭受這個小小色魔的騷擾,急忙一把將他軟軟的身子給奪了過來,“小傢夥,你隻需要告訴姨夫,抱你來的那名女子,她長得什麼模樣?”

一歲多的小寶寶繼續眨著大眼睛,在軒轅澈的雙腿上來回用力的蹦了起來,不知道被什麼東西吸引住而興奮起來。

但就是不回答軒轅澈的問話。

那名女子似乎是木晚靜的軟肋,不像是她門下的弟子,隻是不清楚,與木晚靜之間,究竟又有著何種聯絡?對於木晚靜,軒轅澈畢竟仍是留著一手的,在不清楚她的真正底細之前,也不能大意。因此,若是能夠弄清楚更多的事情,也是有好處的。

“小傢夥幾天不見,似乎又胖了一些。”軒轅澈將他放至一邊,任他自由活動,隻怕他再在自己身上左竄右竄,他的雙腿怕是會經受不住。

“一樣的。”小寶寶見自己似乎不大受重視了,說了句不著邊際的話。

蘇悅悅湊近小寶寶:“什麼是一樣的?”一把捧住他的肉感十足的小臉蛋。

“姨。”小寶寶又開始喚她的名字,使得蘇悅悅唯有將他抱起,不斷的逗弄他,希望他能說清楚一點。

玩得累了,小寶寶便又橫坐著趴在蘇悅悅的懷裡睡下。

看著他前一刻還生龍活虎的,眼下又睡得正香。

不由得感歎還是當小寶寶的日子舒服。

一路上倒也順暢,未經多少波折順利的回到了瑞王府。

這倒讓二人大感意外,本來還以為那暗中之人定會派人前來追殺呢,難不成那楊公公相信了軒轅澈的話,認為小皇子真的已經不在人世了?

首當其衝跑出瑞王府的,是被南清風派人先護送回來的小月月。

它撒開四爪屁顛屁顛的奔向蘇悅悅。

一見到蘇悅悅的懷裡,多了個小寶寶,似乎冇有它的位置了。

“小月月,你看,這是小寶寶哦,他是不是長得很可愛?”蘇悅悅即使是蹲下來向它鄭重其事的介紹小寶寶之際,也不肯將他鬆手。

小月月唯有可憐兮兮的抬起小腦袋,黑如點漆的眼睛,滾動著盈盈的淚光,期望蘇悅悅可以暫時的將她懷裡那個體積較大的寶寶放開,轉而來抱抱它這隻體積較小的小可愛。

“小月月,你見到小寶寶也很開心是不是?”蘇悅悅得意不已,小寶寶也很神氣的朝著小月月,奶聲奶聲的說了句:“乖。”並且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往前,再往前一點,一把抓住了天靈狐的尾巴,使出全力就是一扯,以此想來表達自己的友好,疼得天靈狐一個激靈,蹦得老高,最後,直竄入軒轅澈的腳邊尋求安慰。

蘇悅悅見此情形,有些心疼不已:“寶寶,你不能欺負小月月,它會疼的。”

可這個牙也冇有長全的小傢夥哪裡顧及這些,見到小月月竟然被他一抓便跑得遠遠的,越發覺得自己厲害不已,也越發得意起來。

瑞王爺與小王妃出門一趟,回來之際少了個楚姑娘,竟然又領回來一個小寶寶,這不由得引來下人們一陣匪夷所思的猜測。

尤其是住在府上那三名嬌客,湊在一塊兒愣是得出了個結論,這個小寶寶一定是瑞王爺年少風流,在外與其它女子生下的小孩,此次藉著帶小王妃出府遊玩之際,趁機帶回來。可憐這小王妃年幼,什麼事也不懂,還將情敵的孩子給開開心心的抱回來。

這也讓三人同時感到一陣心酸不已,家中有三名現成的美人,瑞王爺聞若未聞,卻是千辛萬苦跑出府去尋找女子承歡,這讓三人異常傷心與難過。

楚姑娘為何未曾一塊兒回來?自然三人不會去討論,少了楚菱月那個魅惑人心的絕色美人,對她們三人來說,是有百利而無一害。

“小寶寶,咱們終於回家了。”蘇悅悅一頭倒向床榻之上,整個人完全的放鬆下來,笑得眉眼彎彎,小寶寶照例又伸出兩條小腿,一屁股坐在了她的肚子之上。

天靈狐隻有縮在一側,默默注視的份。它受到的關注,真的已經大大不如從前了。

軒轅澈一踏入房內,便見到這一幕,立刻衝上前去,將小寶寶抱進自己懷裡,“小寶寶既然回到王府,便將他交給府上的奶孃著帶著吧,咱們抽空入宮,與貴妃姐姐商量一下,什麼時機讓小寶寶入宮是最合適的時機。”

聽到這話的小寶寶立刻在軒轅澈懷中扭動著小身子,胖乎乎的小手,一個勁的伸向蘇悅悅,粉嫩的小唇不斷的溢位:“姨,抱抱。”

“姨夫抱著你,你就這麼不樂意?”軒轅澈惡狠狠的將他扳過來,怒視著這張越髮漂亮的小臉蛋,這個小傢夥,長大之後,定會是莫離一大禍害。

見到小寶寶如此需要自己,蘇悅悅的母性光輝徹底被激發出來,“王爺,木門主既然說送小寶寶入宮他會有危險,那不如就讓小寶寶永遠待在王府好了,我會好好保護他的。”一個躍起,將小寶寶搶入自己懷裡,她不大明白,為什麼每當她與小寶寶玩得正歡之際,軒轅澈便一定要強行的擠到二人中間,把小寶寶抱到他的懷裡去?

“你的意思是,要他永遠留在王府?”軒轅澈低聲問道,雙手也不鬆開,依舊伸在小寶寶的身上,以免他又趁機溜進蘇悅悅的懷裡。

“嗯,我好喜歡寶寶,我要永遠和他在一起。”她認真的點頭,手上力道開始加重,以便小寶寶能順利的潛入自己懷裡。

“我要和姨在一起。”小寶寶有模有樣的學道,使勁蹬著兩條小短腿,期望能擺脫那在自己身後不依不饒依舊緊緊環著他的大手,奮力朝蘇悅悅的身上探過去。

軒轅澈唇角露出一抹壞笑,硬是將他又重新搶過來。“小寶寶,你的姨還小,根本不懂得如何照顧你,還是姨夫較好,你還是好好來巴結我吧。”

見軒轅澈一臉得意的抱起小寶寶,完全不顧她在一旁開始湧上怒意的神色,蘇悅悅勇猛的上前,將軒轅澈推倒在床榻,小寶寶趁機便待坐在他身上,兩隻胖乎乎的小手,便伸向了他俊美如玉的臉龐,使出吃奶的勁兒狠狠抓了下去。

眼見身形傾長,一向自命不凡的軒轅澈,眼下被小寶寶撲倒動彈不得,也不敢有太大動作,怕傷到身上的那個小惡魔,蘇悅悅樂得在一旁發出幸災樂禍的笑聲。

“蘇悅悅快給本王抱走他!”軒轅澈的聲音裡有著隱忍的怒意。

“你不是從我手上搶他走嗎?你就陪寶寶多玩一會兒。”蘇悅悅轉身,就像冇有看見小寶寶抓得有多用力一般,很是雲淡風輕的說道。

話音剛一落,不知為何她的小身子被人扳了過來,緊接著,軒轅澈高大的身軀,便重重的壓在了她的身上。

“本王看你能得意到何時!”軒轅澈得意的壞笑。

他的雙手,高舉著小寶寶,身下,牢牢的壓製著蘇悅悅。

“你太重了,會把我壓壞的!”蘇悅悅小臉蛋兒漲得通紅,憤憤不平的低吼。

軒轅澈一聽,心疼了,唯有側身,就在此時,蘇悅悅一個挺身而起,順帶接過他手上的寶寶,一齊將軒轅澈反壓住。

身上同時被這兩個小東西給壓製住,軒轅澈如玉的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紅暈,不知到底是由於氣憤,還是因為蘇悅悅坐在了不該坐的位置之上。

“蘇悅悅,你最好快從本王身上離開,不然,不要怪本王對你不客氣。”他的聲音,極力的在隱忍著什麼。

就不。”蘇悅悅嗬嗬一笑,小寶寶在她懷裡,也露出同樣得意的笑容。

“這可是你自找的。”軒轅澈強忍著體內難受的感覺,伸出雙手,首先對準蘇悅悅的腋下進行襲擊,不一會兒,二人便嘻笑成一團,其中,還摻雜著小寶寶天真可愛的歡笑聲。由於有了小寶寶的存在,備受冷落的小月月嗚嚥著縮在一角,默默發泄著它的悲憤,寵物果然還是冇有她的親人來得重要。它要是能變成人就好了,一定不會被蘇悅悅如此冷落。這大大傷了它做為一隻尊貴無比的天靈狐的自尊心。

一切,似乎都平靜了下來。

充斥在瑞王府的,是無儘的歡笑聲。

二人次日便決定進宮,去見蘇貴妃。

許久未曾享受過蘇悅悅抱在懷裡這種待遇的天靈狐死也不肯自她懷裡出來,在它敏銳的得知,小寶寶今天冇有機會跟蘇悅悅一塊兒入宮之後,先是死死咬著蘇悅悅的褲管,終於成功的賴進了她的懷裡。

“小月月,怎麼變胖了,這段時間一定是吃得香也睡得好。”入宮前去的馬車上,蘇悅悅舉起小月月,仔細觀察著它的體形,“一看就是不像我。”

天靈狐想開口說話的心都有了,隻無奈張嘴便成了嗚咽之聲表示抗議。

“是你的眼裡,現在隻有小寶寶,把你的小寵物完全冷落了。”軒轅澈發出正義之聲。他也很希望小月月的魅力能大過小寶寶,回到從前二人一狐共處一室的情形,起碼也好過現在,晚上兩個人的中間,擺著一個不敢壓著也不敢碰著擠著的小寶寶。

“說得也是,昨天光顧著照顧寶寶,都忘了小月月,要不今天咱們睡覺的時候也帶上小月月。”蘇悅悅將小月月抱進懷裡,為自己的這個想法得意不已,反正她們睡的那張床榻特彆大,加上一個小月月,不占什麼地方。

軒轅澈滿頭黑線,他似乎再一次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數月未見的蘇貴妃,又清瘦了不少,衣著依舊淡雅,也越發顯得她飄然若仙般的氣質來。

“姐姐。”蘇悅悅撲進她的懷裡,甜甜的撒嬌。

蘇筱櫻一如既往的柔情似水,摟著這個小妹妹,愛憐不已。

趁著撲進她懷裡的同時,蘇悅悅也悄聲說道:“小寶寶咱們找到了。”

這是軒轅澈一再交待過的,皇宮裡說這番話時一定要小心,不能讓任何人給聽了去。

蘇筱櫻神色一怔,眼角不由得流下淚來,一滴一滴,落在她的手背之上。

燙灼著她的心,同時也溫暖了她的整個人。

她的孩子,老天保佑他真的還完好的活在這個世上。

“悅悅你好像變瘦了。”蘇筱櫻撫了撫她粉嫩的小臉頰,唇角,噙著笑意,眼中,卻依然閃動著淚花。

軒轅澈明白她是想知道小寶寶的狀況,馬上接話到,“胖著呢,她呀,就像一個圓乎乎的小胖球。”

蘇悅悅瞪他一眼:“我纔不胖。”

蘇筱櫻欣喜的點頭,朝軒轅澈遞去感激的眼神,“皇上近段時日也不知怎麼搞的,吃什麼也冇有胃口,整個人都消瘦下來,禦醫們也束手無策。”一想到這裡,她的整個人,便又黯淡下來,皇上的身子骨若是一直好不起來,她的這件事情,隻能無限期的拖延下去。

“什麼時候的事?”軒轅澈沉聲問道。

事情發生的如此之巧合,想必,又是有人在從中作了手腳。

“有些時日了,一開始便是整個人冇什麼精神,這些時日,越發的嚴重下來,連早朝也冇有去上。”蘇筱櫻垂眸,滿是憂慮,“若是連禦醫也冇有辦法,這該如何是好?”

“興許皇上哥哥隻是需要調理一番,那本王該前去探望,悅悅,你在此等候本王。”軒轅澈一聽,眼中也有了焦急的神色,入宮前來,便直朝著蘇貴妃這兒來了,還未去向皇上哥哥請安呢。

軒轅澈大步流星趕往承德殿,迎麵,便遇上了楊公公。

楊公公神色大驚,眼見已無處可退,急忙迎了上來,朝他恭敬的行禮:“老奴見過瑞王!”

軒轅澈也不叫他起身,隻讓他就這腰彎著,半響,才懶懶的說道:“楊公公,聽說前段時間你出宮尋醫治病去了,不知道這宮裡頭的禦醫也治不好你的病為何出了趟宮,便全治癒了?”

“瑞王有所不知,老奴身賤,經不起宮裡的禦醫們那珍貴的藥材一折騰,倒不如出趟宮,這經過民間大夫一診治,頓覺舒暢許多。”楊公公馬上一臉嚴肅,眼睛一眨一眨的說道。

“哦?這麼說來,你的病,倒是痊癒了?”軒轅澈佯裝一驚,隨口問道。

“托瑞王您的福,已痊癒。”楊公公急忙垂首,“瑞王爺這是要前去探望皇上吧?正巧寧王也來了,正在皇上的寢宮呢。”

軒轅澈點頭,甩袖往前,楊公公又自身後一路小跑跟了上來。

“你不是朝著前方而行的嗎?怎麼這會兒又同本王同路起來了?”軒轅澈掃他一眼,不動聲色的說道。

見軒轅澈並不點破宮外的事情,楊公公也明白,他並不想將此事完全捅破開來。

“老奴老糊塗了,皇上讓我去將皇後孃娘喚去承德殿,我已命小太監前去了,自己這會兒又跑出來,真是多此一舉了。”楊公公直拍著腦門,一臉的懊惱模樣。

軒轅澈微微點頭,也不再言語,徑直走到承德殿。

“悅悅,這次江湖之行,似乎讓你長大不少。”蘇筱櫻拉著蘇悅悅的小小手,輕輕拍著,小月月此時乖乖的蹲在凳子角邊,儘量不打擾這對姐妹之間的溫情湧動。

“嗯,姐姐,我要讓自己變得更強,這樣就能保護你。”蘇悅悅鄭重的點頭,將木晚靜交待的話,說了出來。

“傻悅悅,姐姐在這皇宮之中,不需要你的保護。”蘇筱櫻撫著她的小腦袋,柔聲說道。

“不,她們都說,皇宮裡的人,會吃人的,所以姐姐我一定要保護你不讓其它人給吃掉。”蘇悅悅認真而嚴肅的板起小臉蛋,對蘇筱櫻說道。

蘇筱櫻的臉上,慢慢閃過沉重。

連一個十歲的小孩,也能自他人的口中得知,皇宮的險惡。

“你放心,姐姐一定不會被人吃掉的,姐姐要自己保護自己,不讓小悅悅擔心。”蘇筱櫻撫著她的臉龐,輕聲說道。

“那你知道有誰想吃了你嗎?咱們可以在她想吃姐姐之前先打敗她!”蘇悅悅挺起小胸脯,稚嫩的語氣說著經驗老道的話。

經過那一係的被追殺逃亡生涯,她已經明白一條定律。

一味的逃跑扭轉不了局麵,必須直麵問題,解決它,才能無後顧之憂。

蘇筱櫻笑而不語,隻要那些暗中想對付她的人,不再有所行動,她也寧願息事寧人,在這深宮之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

隻是方纔悅悅的比喻倒也生動,她不去吃了彆人,彆人當真就會來吃了她,連根骨頭也不會吐出來。

“娘娘,小公主好像有些不對勁,一直在哭呢。”宮女抱著啼哭不止的小公主直聞過來,一臉焦急的神色。

“你們今天喂她吃什麼了?怎麼這麼鬨?”蘇筱櫻責備道,看了一眼哭得小臉通紅的小女嬰,即使這個不是她的親生孩子,卻也在這期間,產生了些許感情,接過小公主,輕聲的哄道,卻不見成效,小女嬰隻是越發哭得厲害。

蘇悅悅皺著小眉頭,這個小公主為什麼不像小寶寶一樣,每天都乖乖的,極少哭鼻子,雖然小寶寶哭起來那絕對是驚天動地。

可是眼前的這個小公主,哭得似乎嗓子都不能發出聲音來,依舊哭鬨不已。

“快宣禦醫來。”蘇筱櫻急忙下令。

蘇悅悅上前,拉過小公主的手,按在脈相之上,臉色微微變了變。

“姐姐,小公主中毒了。”她揚起小腦袋,輕聲說道。

“中毒?怎麼會?”蘇筱櫻睜大美目,有些不可置信,而後,慢慢轉化為憤怒。

一定是偷換走小皇子的那夥人,仍然不死心,眼見她又重新得回聖恩,坐不住了,準備舊事重提,將在小公主身上下的毒,推到她的身上來,以此借題發揮,若是那個時候,再抱小皇子進宮,她依舊逃不了一個謀害小公主的罪名。

不管這個小公主是真是假,她也是皇上親封了的星華公主。

這夥人,為什麼一定要將她逼上絕路才肯罷休?

“有什麼方法可解嗎?悅悅。”蘇筱櫻抱著漸漸已經不哭不鬨的小公主,急了。

眼下,小公主的性命纔是最重要,她也相信,那些要栽贓嫁禍的證據,恐怕早已佈滿了流雲殿的每一個角落。此時要去蒐集出來隻怕晚矣,那夥人一定是將這個計劃周密的佈置了許久,一定是在得知小皇子仍然尚在人間,便想出此計。

眼下皇上又龍體欠安,這個時候,實在不適合去讓他再受任何刺激。

她愛著那個男人,不希望他過於操勞辛苦,因此,儘量有什麼事都瞞在心裡,不讓他為自己弄得不省心。

蘇悅悅略微沉思了一番,“可以。”

“那咱們不妨來個將計就計,我倒想見一見,究竟是誰,會在第一時間趕過來,看我的小公主究竟死了冇有。”蘇筱櫻抬眸,眼中,閃過一絲狠意。這些人不仁,她也委實不能太弱。

禦醫姍姍來遲,似乎也證明著,那夥人,的確是想讓小公主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毒發身亡,死了,纔有著最好的說服力,去跟皇上稟明,她就是個狠毒的婦人,仍然不願意承認小公主的身份,枉想去宮外隨意找個小男孩入宮前來豈圖矇混過關。

禦醫進屋便朝著蘇貴妃一陣猛跪:“貴妃娘娘,請怒年老體弱,來遲一步。”

蘇貴妃滿臉的淒然神色,對禦醫的話充耳不聞。整個人就像是石化了一般。

緊隨而至的,便是皇後孃娘。

“貴妃妹妹,本宮驚聞小公主病了,特意前來瞧瞧。”皇後入得殿內之後,仰首俯弄芳菲,臉上,無絲毫擔憂的神色,眼內,還閃過一絲得意。

“貴妃姐姐,小公主她為什麼口吐白沫,一動也不能動啊?”蘇悅悅異常配合的走出來,拉著蘇筱櫻的雙手,仰起純淨無邪的眸子,脆聲問道。

“什麼?怎麼會這樣?王禦醫你還不快去瞧瞧?”皇後眼神一轉,狠狠瞪向了禦醫。

“你們誰也不要去,不準動我的孩子。”蘇筱櫻起身,臉上閃過一絲決然。

“貴妃妹妹,小公主病了,自然是要讓禦醫去瞧瞧症狀,況且這瑞小妃都說了小公已病得如此嚴重,你如此藏著掖著,難不成小公主的病有什麼蹊蹺不成?”皇後見狀,上得前來,細細的看著蘇筱櫻眼內的絕望神情。

像一個驕傲的獵人,欣賞著到手的獵物一般有著誌在必得的信心。

蘇筱櫻對上她的雙眼,露出一絲苦笑,卻隻是緩緩搖頭,“她是我的孩子,她病了,能有什麼蹊蹺?”

“可是瑞小王妃說的症狀,可不像是生病瞭如此簡單啊?”皇後看向蘇悅悅,到底是小孩子,見到什麼便說什麼,還真是可愛。

“小公主她不能動了,剛纔還哭得很響亮來著,現在就乖乖的睡著了,不哭也不鬨了哦。”蘇悅悅睜大越發無邪的雙眼,衝著皇後脆聲說道。

“蘇貴妃,小公主這分明是中毒的跡象啊,你為何要阻攔禦醫前去檢視小公主究竟如何了?”皇後越發得意起來,似乎這場戰爭,她已經成了那個最大的贏家。

“不用看了,星華公主已經死了。”蘇筱櫻起身,與皇後直視。

方纔的這一番對話,已經再明顯不過了,皇後,便是那個真正的有心人。

她已是後宮之首,卻依舊要用如此卑劣的手段來穩固自己看似岌岌可危的地位。她可曾想過,自己從未想過要與她相爭,更加不曾想過,要將她自後位上擠下來,嫁給皇上,便不能避免皇上的後宮妃子們,她在入宮的那一夜,躺在軒轅昊的懷中之時,已想透徹,既然此生成為妃子,無法享受那單純的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愛戀,能擁有帝王如此的寵愛,她也知足了。

“什麼?”皇後佯裝大吃一驚,“皇家公主,不明不白的怎會中毒身亡?一定要查出這下毒之人,竟然如此狠毒,連一個一歲多的小公主竟然也不放過太無人性了!”

蘇筱櫻卻依舊擋在她的身前,“皇後孃娘,您為何一口咬定,我的小公主她一定就是中毒死的呢?難不成,您親眼看見有人對我的小公主下毒了?”

“口吐著白沫,不是中毒,又是為何?”皇後甩了甩寬大的水袖,臉上有著微微的掛不住的感覺,為何方纔明明能感覺到蘇筱櫻的絕望,怎麼一轉眼,她似乎又強勢起來?

-被我踩在腳底下欣賞她跪地求饒的模樣!”玄霜撫著左側的臉頰,雙眼之中,發出幽怨的恨意,讓人涼到心底。“冷哥哥,咱們不回住的地方了?”蘇悅悅任冷月昭牽著,心下又開始記掛起天靈狐,它還在那個宅子裡睡著呢,要是那群黑衣女人發現了它,將它抱走了怎麼辦?“是不是擔心你的小月月?我已暗中通知白老大,他會將小月月帶去指定的地點與咱們會合。”冷月昭拍拍她的小肩膀,那個住宅已暴露,自然是不能再住下去了。現在最重要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